取之有道

受魔法保护,试图自救地

深夜翻随手记的零散笔记找灵感,突然发现以前写过的一篇影评。写得是一部纪录片,叫《老王的乌托邦》。写得是一位老农决定去上海世博会学做雷锋,免费为人们擦鞋。
现在想想这部纪录片还是觉得心酸,众人的反应不是觉得他必有所图,就是觉得他傻。当然,后者为多。
从前的人不相信人会做坏事,现在的人不相信人会做好事。
学雷锋既无可笑处,亦无可鄙处。当一个本该被歌颂的人格变成了笑话,我们的精神又该往何处去?而此前我们又做了什么?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