取之有道

受魔法保护,试图自救地

有的时候——当我看到同龄人的生活,同行业的同龄人的生活,我近乎昏厥。

我怎么可能,又怎么有机会参加这个行业。那些艺术啊,光啊,美啊,我怀疑学习已经将我的脑子摧毁,或者我过早地浪费了那些小有灵气的才华。我仍然站在山脚——或者更糟,还没进入山区,只是在公路上偶然瞥见了那些站在半山腰的人。

看见山顶的人不会让还站在山下的人忧虑,你总觉得那些人只是理所应当。可半山腰就不是这样了,你会觉得好像能追上他们,又实际还隔着遥远的距离。

开学已经两个月了,我连它的边角料都没触碰到。我应该继续努力挣扎,还是就这样坐着等一切顺其自然?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