取之有道

受魔法保护,试图自救地

这是我第二次看到江南的雪了。我还是不太适应,头疼,但是习惯了。

去年的这个时候在准备北上,没足够北,支撑不起野心的努力和才华让我留在了江南——是我的北方,但还在南方。

爸妈来杭州看他们的宝贝女儿,我表现得可乖了,心里很开心的,所以今天在晚上才开始崩溃。

不知道还能写什么,就这样吧。

又是崩溃的一天。

评论(2)